京东数科变阵:构造金融科技“十字版图”

  在经历了一场前所未有的组织架构调整后,京东数科将运营逻辑切换至以客户为中心,走向了更加彻底的ToB逻辑,并锁定资管科技和金融云为其金融科技战略的十字扩张版图。

京东数科变阵:构造金融科技“十字版图”

  时隔五年,京东数科撤销了金融科技部。

  与之相伴的,是一场前所未有的组织架构调整,涵盖数十条业务条线,人员覆盖数千人。

  京东数科副总裁杨辉将这场改革的战略转变形象地概括为,“从卖珍珠,到卖珍珠项链”,背后逻辑则是顺应京东数科整体从“以产品为中心”向“以客户为中心”的市场策略转型。

  这场浩大的变阵在今年4月完成。

  在此之前,京东数科拥有的十多个大业务板块均自成体系,类似一个个全功能的事业部,不仅拥有该条线产品研发设计能力,同时还具备前端销售和运营功能。杨辉向《财经》(博客,微博)记者表示,过去各业务条线采用事业部模式,能力得到迅速提升,业务发展迅速。但是,发展到现阶段,在向客户和用户提供服务时,发现不同产品间不能做到很好的配合,多个业务条线对接同一客户,对内造成资源浪费,对外客户体验不佳。尤其是在面对B端客户时,很难给客户提供整体的解决方案。

  随着市场探索的逐渐深入以及产品研发的日渐成熟,提供整合的解决方案成为提升效能的关键,与之对应的组织架构调整势在必行。

  所以,本次架构调整后,京东数科将业务条线中包括销售在内的前端功能全部迁移,并组建行业层进行承接,调整之后,原有的业务条线专注于产品开发和创新,成为产品条线,行业部门与产品条线处于前后协同的关系。

  调整之后,产品条线可以专心研发产品,而行业销售部门则可整合条线产品,对有需求的行业机构进行打包销售,以解决方案的方式提供整合服务。

  在杨辉看来,支撑其架构调整的逻辑是,遵循ToB服务的规律,从以产品为中心向以客户为中心转移。如果ToB业务继续延续ToC业务的逻辑思维(就产品卖产品),很难真正在ToB市场成为引领性企业。

  组织进化带来整个商业模式更顺畅,但进化也势必引发阵痛。

  据了解,京东数科在架构调整之后,面临的首要显性问题是部门之间的协调,因为每一个产品条线和行业部门都处于“一对多”的局面。

  杨辉认为这是调整中必然要经历的短期阵痛,真正要面临的长期问题是在组织驱动下,京东数科人是否依然会受惯性和过去的思维牵绊。

  硬币的另一面,或者说本次架构调整给京东数科带来的长期价值是,整个组织的价值创造能力被唤醒,面向不同行业的数字化服务得到升级。比如,新组织架构下,京东数科的金融科技业务全新升级,资管科技与金融云成为其金融科技战略的十字扩张版图。

京东数科变阵:构造金融科技“十字版图”

  相比以往的导流角色,京东数科目前可以进一步深入金融机构的数字化转型。以银行为例,京东数科可以将自身多年所积累的信贷科技、财富管理科技、支付科技以及资管科技等能力进行开放式服务,分别对应银行的贷款、存款、支付和资管业务。

  此外,为了响应银行打造数字银行、开放银行的转型升级需求,京东数科还可将自身的金融云能力进行输出,帮助银行搭建属于自己的分布式架构、数据中台、技术中台并对其原有的底层科技系统进行赋能,几乎涵盖银行所有业务。

  条线拆分逻辑

  在原金融科技部门撤销的同一时点,集合方案设计、销售职能于一体的金融机构合作部迅速搭建,由杨辉负责。

  在新的体系之下,包括支付、消费金融、企业金融、财富管理、金融科技、保险、资管科技在内的近十条金融业务条线仅保留了产品和研发团队,原有的销售人员则全部划到金融机构合作部。

  原有的产品业务条线拆分之后,京东数科集团围绕业务发展形成三个层:产品层、开放平台层和行业层。在金融科技板块,所有拆分的金融业务条线统一称为产品业务部门,逐渐向后端靠拢,不再直接触达客户,金融机构合作部统一面向金融机构销售产品,开放平台层还在建设中。

  《财经》记者了解,原金融科技部负责人、京东数科副总裁谢锦生目前正在负责搭建京东数科的开放平台层,未来这个开放平台层将扮演所有产品标准化整合和模块化输出的角色,这是京东数科在整体ToB服务上的又一战略布局。

  组织框架调整已经让京东数科部分人群享受到了效率收益,也让有些部门开始忙碌不停。“仅仅一两个月时间,实施的大项目就有4个,签约有7个,在谈商机有50个,我们看见前端都已经有点怕跟他们交流了,一交流又给我们拉一大串客户过来。”京东数科副总裁徐叶润笑着说道。

  在金融科技领域,让整个京东数科都倍感意外的是,架构调整之后,金融行业部不仅仅整合销售金融科技类产品,还在金融行业打开了数字营销和机器人市场。据《财经》记者了解,短短一两个月时间,该部门带动的金融领域的数字营销业务规模就达数千万元。

  某业内观察者认为,组织架构调整之后的京东数科,在服务金融机构方面多了一份从容,这份从容来自京东数科涉足金融科技多年的能力支撑,亦来自行业发展所需。

  在本次架构调整中,京东数科梳理了上百款产品,对一些没有价值的产品进行淘汰,将释放的人力投入到有竞争力和有前景的产品中。

  在杨辉看来,散点的产品就如同珍珠,业务条线拆分过程中,高价值的珍珠被分拣出来,分类后被串成项链。这些项链又可以依据客户需求,整合为白珍珠项链、黑珍珠项链……

  一串项链意味着一家金融机构的整体诉求。同样面对客户,卖项链可比卖单颗珍珠的价值高得多。

  之所以进行组织架构调整,源于京东数科内部达成的一个共识:如果ToB业务继续延续ToC的逻辑思维(就产品卖产品),很难真正在市场立足,而这种战略逻辑转变被京东数科理解为“以客户为中心”。

  显然,思维逻辑的转换(ToC逻辑向ToB逻辑)已经成为京东数科此次架构调整背后最大的推动力。

  业内人士指出,尽管京东数科目前的组织架构在强行朝着ToB的逻辑进行升级,试图通过组织转变以倒逼人员思维进一步调整,但人的思维惯性和对过去路径的依赖,是非常强大的一股力量。

  “这不仅仅对京东数科提出挑战,更是目前所有进军ToB市场的金融科技巨头面临的难题。”上述业内人士指出。

  一位互联网资深人士向《财经》记者表示,相比于C端,B端的逻辑在于,你是否在用客户的思维思考问题,是否针对客户的痛点去设计产品,这是截然不同的玩法,参与的公司如果在产品思维和做事方式上都能完全转换,这条路就行通了。

  为了打通这条路,京东数科试图打造金融机构全流程数字化服务方案。

  在“以客户为中心”的理念下,京东数科正在打造两大金融科技服务品牌,资管科技(以JT2智管有方云端一体化平台为核心)与金融云(以专有云为核心,涵盖数据中台、金融级PaaS平台、移动开发平台以及营销、风控等应用模块)。在京东数科内部看来,这两大产品品牌正在构成其金融科技战略的十字扩张版图。

  横向:进军资管科技

  横向来看,资管科技是在支付、信贷以及财富科技基础上面向金融机构的又一重要延展服务,而京东白条、金条、企业金融所积累的用户基础、风控能力、资产证券化能力,以及整个京东生态所积累的产业数据为其涉足资管科技提供了业务基础。

  杨辉认为京东数科进军资管科技有以下几方面的背景:第一,人口结构变化之下,未来年轻人不再依赖网点,金融服务无处不在,人们对资本市场化依赖越来越大;第二,未来中国经济的成功转型,新经济的快速发展需要强大的资本市场,资产管理业务的重要性更加凸显;第三,中国经济体量庞大,M2规模超过200万亿元,未来随着经济增长和货币扩张,资管市场发展空间巨大,中国将出现一批在国际上具有影响力的资管公司和科技公司;第四,经过多年的业务发展和人才引入,京东数科具备了非常强的行业know-how和技术、数据储备。

  某资管人士指出,目前,包括基金公司、理财子公司面临的问题是,资产规模越来越大,但是与其资产管理、风控之间的矛盾却越来越明显。“究其原因,在于前期资管与科技融合存在烟筒式信息割裂,且为非实时数据,是否有人为性篡改存疑。”

  该人士进一步分析,头部资管机构都面临上述痛点。

  在意识到市场空白后,2018年底,更名后的京东数科快速增加人力布局,短短几个月,资管科技资深研发人员就增至百余人。谈到差异化,杨辉指出,京东数科资管科技系统和平台的差异化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所有系统底层架构统一,从交易、风控到高管驾驶舱,使用同一套数据体系,这在国内具有独特性和领先性;二是服务模式不是单纯提供科技系统,而是科技+业务+生态的多维服务。

  为了进军银行间市场,京东数科在今年初完成了收购海益科技的交易工作。目前,京东数科资管科技的核心产品――JT2智管有方,几乎是国内首个云端一体化的资管科技服务平台,产品特性类似于贝莱德旗下的科技服务平台――阿拉丁。

  京东数科副总裁、资管科技业务部总经理徐叶润告诉记者,对于2019年初来京东数科初试时与陈生强的一段对话记忆犹新,他说,“陈总,我到京东数科来不是帮你卖软件的。”陈生强回答,“我也不想卖软件。”

  将JT2智管有方打造成中国版的阿拉丁系统,已经成为京东数科资管科技的一个中长期目标。据徐叶润介绍,阿拉丁平台是一个可以帮客户进行仓位管理,进行估值损益分析,提供策略以及风控等综合服务的应用平台。

  之所以不想卖软件,徐叶润解释,服务商对头部金融机构的软件服务已经接近饱和,此外,头部金融机构有足够多的技术能力和产品能力,京东数科的资管科技则瞄准腰部和尾部客户,将软件搬到云上,叠加京东数科自有的庞大业务体系以及市场上各类服务ISV,形成生态。

  业内人士指出,资管新规之下,中小银行会逐渐向产品设计、产品管理的发展方向迈进,未来资管领域拼搏的必是产品设计能力和运营能力,集所有能力于一身的综合平台则可以抓住客户痛点,迎来新的发展机遇。

  京东数科资管科技服务开始获得头部金融机构接纳。2019年11月,京东数科分别与华夏基金、农业银行(601288,股吧)签署合作协议,前者国内资管规模位居前列,与后者合作的“智能托管平台”,上线首周交易量达到1.038亿元。

  在徐叶润看来,无论是农业银行还是华夏基金在资管科技领域都有一定的技术能力,且都是头部金融机构,对于这类机构,京东数科在合作中扮演的角色是助力它们完善自身的技术能力和业务能力。

  徐叶润进一步解释,这类机构自身(华夏基金、农业银行)的出发点是服务好客户,但各自诉求又有所不同,例如华夏基金的需要是提升数据分析的能力和运营效率的提升;农业银行则是希望提升托管业务的能力,壮大其托管客户的群体。“这些机构又都是以自身业务和技术为载体来拓展业务规模。”

  一位行业研究人士指出,目前国内还没有涵盖数据投研、产品设计、多资产交易路由、投后管理、全流程风控和投顾等服务于一体的资管服务平台,京东数科资管科技的商业模式非常值得关注。

  不过,就目前而言,交易能力和综合性账户体系依然是京东数科JT2平台的弱项。京东数科后续补上这个短板的方法是,一方面自建,一方面共建。京东数科计划将不同的功能和模块进行分解,有些模块自建更有优势,那么就由自有研发团队来建设;有些模块由行业既有服务商建设更有价值,就通过战略合作的方式去搭建,亦不排除通过投资和并购等方法。京东数科认定,只要整个平台的功能性是完善的,能够给这个行业创造更大的价值,那么最终整个生态都是共赢的。

  纵向:打造金融云

  在金融科技的十字路口纵向坐标轴上,金融云成为京东数科战略级的产品项目。

  在2015年提出金融科技战略后,京东数科在为金融机构输出技术时却发现,传统金融机构的数字化目标,并不能仅依靠提供流量、场景、客户来实现,商业银行传统的架构模式并不能支撑这种科技改造带来的益处。

  典型案例是,某银行与京东数科合作进行财富类产品营销,但是在618或者818等重要的营销活动高峰值当日,该银行的系统却因不能支持高流量而崩溃。

  “我们不得不给这些银行进行系统改造,包括它们的IT系统、数据中台以及中间层的各种工具。商业银行必须拥有基于互联网的基础设施。”杨辉回忆。

  由此引发,京东数科金融云服务就显得十分有必要。杨辉指出,京东数科金融云旨在帮助金融机构打造开放式的数字化系统。

  京东数科金融科技解决方案负责人王岗表示,金融云是指专门面向银行、证券、保险等金融机构的量身定制业务,集成了互联网行业解决方案和弹性的IT资源,属于一体化的整体IT服务。

  为了适应数字化业务的新需求,金融机构IT系统的转型升级已经在稳步推进。京东数科金融云主要针对金融机构的以下难题:数字化业务规划与技术规划难以对齐,IT架构既要适应业务变化的新趋势,也要避免过度设计和重复建设;机构数据分散而冗杂,且维度单一,难以支持精准的客户洞察,导致智能营销与智能化风险管理很难跟上。

  与之对应,京东数科金融云的特点就在于组件化输出,能够与金融机构原有系统无缝集成,同时强化IT系统的自动化运维管控,帮助金融机构从传统IT,到双模IT,再到云原生和智能化的平稳迁移,易于金融机构对于技术的自主可控;通过大数据平台解决方案,及智能营销等解决方案的输出,直接应用于前端业务场景。

  从整个行业来看,金融云业务并非京东数科独创,包括阿里和腾讯在内的科技巨头,也在深耕这一领域,整个市场的竞争非常激烈。

  值得注意的是,很多科技企业虽然具备云技术和专业人才,但因为自身没有金融业务场景,缺乏对金融行业的洞察与理解。相对来看,早期在金融领域布局的科技巨头对金融持有更深入的了解,更具备布局金融云市场的优势。

  从横向业务扩展,到纵向科技深度输入,京东数科金融科技服务模式正在走向一体化,这被内部人士解读为“大而全、宽且深”的服务模式。

  其与江苏银行的合作被看作是这一模式的重要标杆。2017年9月,京东数科与江苏银行达成战略合作,京东数科为其提供技术、营销支持,并在消费金融以及农村金融服务领域展开深度合作。目前,该行通过京东数科已为数百万用户提供消费贷款服务。

  协同效应显现

  当前,京东数科在产品层面确定了四大核心业务条线:AI科技(含AI机器人)、智能城市、数字营销和金融科技。

  某行业分析师指出,不断向新的领域拓展,代表一家公司的活力,也说明这家公司未来的发展定位,长久来看,京东数科四大核心业务是要齐头并进的。

  在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的共识之下,京东数科意识到,仅仅是金融数字化还远远不够。某业内人士指出,如果产业数字化没有同步发展,强调普惠金融或者降低中小微企业融资成本,是做不到的伪命题。

  建立金融与实体经济的连接,是京东数科产业数字化的核心目标之一。

  以智能城市为例,京东数科人士介绍,城市政府掌握企业信息、运行数据,这些与京东集团掌握的企业物流数据、消费数据汇总,会形成城市数字化基础,金融机构则可以在这个大逻辑下提供信贷解决方案。

  对于京东数科而言,能够支撑其产业数字化发展的一个决定性因素,是其深耕金融领域多年获得的科技能力。

  从2013年数字金融到金融科技,再到数字科技,三个发展阶段让京东数科承载了不同的愿景,也获得了阶梯式的成长。在业内人士看来,当其在金融领域积累的资源、品牌和技术能力足够过强过硬时,它就有了向其他边界延伸的能力。

  京东数科内部也达成一个共识,只有做好实体产业的数字化,才有可能真正实现金融与实体产业的深度连接,创造更大的价值。这个价值,既包含自身的商业价值,也包含着对行业和社会的价值。而数字科技本身,其服务场景又是可以不断延伸的。

  从金融数字化扩展到产业数字化,底层不变的还是数据和技术能力、用户能力和行业know-how的积累。更重要的是“天时”,数字经济的大潮滚滚而来,产业数字化的赛道上,所有参赛者都在同一起跑线上,这是一个重塑产业格局的机会。

  京东数科副总裁、技术产品部总经理曹鹏指出,未来的金融云是产业数字化当中一个很重要的技术载体,产业数字化的开放生态需要拥有技术的平台进行支撑,金融云必定是金融产业化的最佳选择,这样既可以保持数据在各自体系,同时还可以打通服务和应用层。

  

(责任编辑:常安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