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松集团CEO张科:互联网保险平台离用户更近

编者按:随着新一代信息技术加速发展,科技赋能带动保险行业持续转型升级,互联网已成为加快行业高质量发展最具活力的因素。

中国目前已成长为全球第二大保险市场,未来以高科技为载体的保险服务化将是我国保险业发展新的增长点。但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使行业发展蒙上了一层阴影。保险科技能否扛起重任成为破局关键?保险业数字化转型是否会步入快车道?这些都成为行业最为关心的问题之一。

为此,中国网财经联合保险行业权威专家――北京工商大学保险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博导王绪瑾倾力打造《互联网保险?创新与合规》栏目,邀请业界大咖共同讨论,力图解码互联网保险以及保险业数字化转型的未来发展路径,为行业健康发展贡献绵薄之力。

撰文|郭伟莹

“离用户更近!”

这是履职轻松集团CEO近一年之后,张科最大的感受。

但也并不只是说说而已。掌舵轻松集团仅180天,张科便带领轻松集团摘得互联网保险增速第一的亮眼成绩。

张科认为,轻松集团的五大业务板块犹如人体的内脏器官缺一不可。未来,轻松集团将继续围绕商业保险和健康管理两个主业,更好地服务老百姓(603883,股吧)。

谈初衷:“离用户更近”

1974年出生的张科,在保险圈已深耕20多年,其曾担任华夏人寿总精算师、阳光保险战略规划总监。加入轻松集团之前,张科担任弘康人寿总经理兼首席风险官。

2019年9月,弘康人寿发布公告称,总经理张科因个人原因提出辞职。同时,也坐实了张科加入轻松集团的消息。

从过往履历可以看出,加入轻松集团之前,张科均在传统保险公司担任较高的职位。回顾这近一年的工作,张科说最大的感受是“离用户更近!”

如何理解呢?他表示,与传统保险公司相同,轻松集团最终也还是围绕保险这个事情来抓。但相对传统保险公司来说,互联网保险平台相对活泼,比传统保险公司的创新空间、想象空间更多一些,离得客户也更近一些。

“首先,不同的客户场景有不同的触达方式。比如,可以在微信、企业微信、电话多种线上方式触达,条件允许还可以线下触达。另外,在产品创新方面,因为我们是平台,可以和很多家保险公司合作,比如有20家保险公司,那就是20个想法,我们以前在保险公司就只是1/20。所以,产品创新的空间和想法也更多,创新的动力和可能也会更多。同时,还能离客户更近一些,倾听客户的声音。而且,相对于保险公司较差的宣传教育效果,轻松集团拥有更好的保险教育和宣传的场景。”他如是表示。

谈机遇:“抓好商业保险和健康管理两个主业”

新官上任三把火。掌舵仅180天,张科便带领轻松集团摘得互联网保险增速第一的成绩。

谈及成功的秘诀,张科谦虚地归功于合作。他表示,互联网公司不像传统公司,还是合作大于分工。他同时透露,今年上半年,轻松集团互联网保险业务比去年增长还多。

2020年新春以来新冠肺炎疫情的突袭,促使健康险需求爆发。张科也认为,轻松集团互联网保险业务的增长也得益于疫情对于健康险的催化。

如何抓住疫情带来的健康需求的机遇呢?张科表示,大前提是以满足客户需求为宗旨和目标。因此,不仅仅是健康险,还包括提供健康管理的服务。产品方面,根据不同客户的不同需要创新保险产品。同时,跳出保险本身认知客户的需求,比如提供医疗、健康管理等服务。在此背景下,轻松集团加强了轻松健康的建设,包括疫情期间免费赠险、线上问诊等。今年上半年还申请了互联网医院的牌照。

在新冠疫情的影响下,保险业各种线上化行为爆发。在张科看来,互联网公司必须天生就是数字化运营,没有数字化运营就不是好的互联网公司。而这也是互联网公司和传统金融公司最大的区别。基于科技的力量,轻松集团可以识别不同身份、不同行为的客户标签,再根据不同的标签提供不同的产品和触达服务方式。

同时,轻松集团还已与20多家保险公司建立合作关系。张科表示,“我们与保险公司是产业链上的一个不同的环节。我们发挥自身优势,比如贴近客户、宣传教育、多种方式触达。而保险公司可以根据需求创新产品、做好理赔等服务。所以,我们与保险公司天然是一种优势互补的合作关系。”

“我们现在主要围绕商业保险和健康管理两个主业。”谈及轻松集团目前的盈利模式,张科如是表示。

张科表示,中国的市场空间很大。“目前我们想的主要是怎样服务好客户。相较之前纯线上运营的思维,我们今年提出核心用户的概念,希望能够深度运营一批核心用户,提供保险产品配置等以深度服务客户及家庭。我们正在摸索,这将来可能是一个方向。”

谈竞争:“春天才适合播种”

资料显示,2014年9月,轻松集团成立。目前,轻松集团打造了涵盖轻松筹、轻松保、轻松互助、轻松公益、轻松健康五大业务板块。

据最新数据显示,“轻松筹”作为轻松集团旗下的首要产品,累计用户六个多亿。而2016年4月上线的轻松互助累计用户突破8000万,2016年8月正式上线的轻松保累计用户也有5000万。

谈起五大业务板块的战略地位,张科以人体器官进行比喻,缺一不可。他表示,“每个器官都有独特的功能,但是少了谁也不行。每个业务板块有不同的分工、定位,但连起来就成为一个整体。比如说,轻松筹起到的是教育和宣传保险的作用,没有这个场景也是不行的。”

新生事物的成长并不是一帆风顺的。针对诈捐、骗捐,张科坦言“确实存在,但是极为个别的现象。”2016年8月,民政部公布首批13家慈善组织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轻松筹作为唯一一家公益众筹平台入选。同时,轻松筹目前还致力于推动自律公约2.0,以期信息更加透明完善。

近来年,包括蚂蚁金服、滴滴、美团、百度、小米等互联网企业也纷纷入局网络互助领域。面对互联网巨头的竞争,张科表示,“我觉得很好啊,我们的目标都是一样的,都是为了更好地服务社会。”

他也表示,“网络互助看似没有门槛,但其实在互联网领域看似没有门槛的事,反而可能是门槛最高的。春天播种,种子才有机会长出来,而秋天则不适合播种。我们并不是吓唬后来者,也不是给自己壮胆儿,整个大趋势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面对互联网巨头的加入,张科依然对市场前景充满信心。他认为,“目前整个互助领域的用户量是两个多亿,市场空间还很大。”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