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阿里影业总裁李捷:今年电影业彻底去泡沫化 资本退潮将影响行业3~5年

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阿里影业总裁李捷:今年电影业彻底去泡沫化 资本退潮将影响行业3~5年

每经记者 毕媛媛 温梦华 每经编辑 宋红

《八佰》《1917》《极速车王》定档,《多力特的奇幻冒险》总票房破亿……电影院复工不到20天,好消息接踵而至,从业者的信心也与日俱增。

但行业史无前例的“休克”,依旧造成了一些不可逆转的改变。人才流失、资金退潮、线上直播爆发,未来电影从诞生到上线,也或许因为2020年而形成了新的业态。

日前,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阿里影业总裁李捷与包括《每日经济新闻(博客,微博)》在内的媒体开诚布公地聊了聊疫情给行业造成的影视以及未来行业的变化、发展趋势。

谈停工影响 让从业者、资本更“冷静”

“劫后余生”,李捷用这个词形容大家在上海国际电影节的相聚。相比于以往,今年的电影节不仅仓促许多,也冷清了许多。

原本打算在春节档大干一场,甚至憧憬过100亿元到120元的档期票房,一夜之间分崩离析,从担心票卖不过来骤然变为退票到焦头烂额。李捷表示,所有用户在淘票票买票的钱是秒级(立即)给院线的,但退票时,院线没办法秒级返给淘票票,“我们最高峰垫付了2~3亿元退票款,今天为止还没有全部收回来,而且预测会有比较大的款项收不回来,因为有些影院不开了。”

电影院近半年停工,对行业造成的影响史无前例。6个月,不仅是从业者冷静了,资本也在以更快速的形式退潮。

“电影肯定不再是资本追逐的行业了。”李捷在谈到全行业的变化时,率先提出的便是资本的话题,“电影行业很脆弱,很多资金上没有实力,缺乏内容制作力的公司会出局。”

电影行业在近10年内迅速崛起,2015年之后达到顶峰。李捷介绍,2016年时全国注册了几千至几万家电影公司,交过立项审批想拍电影的有1500家到2000家,“这肯定不是符合产业的真实现状。”李捷表示,2018年之后,资金泡沫开始消散,“今年是彻底的去泡沫化,产业中很多资金会退出。”

对电影本身而言,在制作端风险与日俱增地加大。在2020年的上海国际电影节开幕论坛上,光线传媒(300251,股吧)董事长王长田提到的“电影平均制作成本的增速超过了票房的增速,头部片子投资越来越大”,让李捷深有感触。

谈片源下降 明年暑期后会现断档情况

困境之中看新希望,对于有投机心理,把电影当资本理财来做的,李捷认为应该会全部退出,但有资金实力、有核心能力的业务公司会留下来。但不好的是对于一些有活力、好的创造型的内容公司,可能失去了长期持续拍电影的能力。

李捷判断,受疫情影响,预计今年电影供应量会比去年同期下降三分之二,“电影供应量下降了,在明年会体现出来,明年暑期档之后会出现电影供应断档的情况。”

此外,资本动荡也有可能造成院线重组和整合。李捷认为疫情之后,部分中尾部的影城将难以维系,“尤其单体影城,连锁影城还可以对冲风险。影院行业一定会出现整合,听说已经有一些大院线之间在谈战略合作。”

资本退潮对电影行业的影响,李捷认为将会持续3~5年。“电影本质还是以项目内容投资为载体,有巨大的不可确定性”。未来,除非提高非票房收入,降低内容风险,资本才可能会再回来,“如果中国电影(600977,股吧)能够解决非票房收入占比,基于衍生品、营销植入、周边收入、授权收入,那这个行业就会变的非常有意思,因为IP是最好的带货工具”。

谈宣发整合 未来头部公司或最多5家

突如其来的疫情让整个影视行业措手不及。当整个线下产业链陷入停摆时,线上作为新的突破口,要不要做网络电影、网剧才忽然成为很多影视企业的思考。

经历了2020年上半年行业的变化,李捷感触颇深:“当‘黑天鹅’事件出现时,行业在新技术、创新方面的准备是不够的,其他很多行业有很多种创新方法来应对疫情,但电影行业几乎没有。”他观察到,疫情期间,那些很早就布局了网络电影的公司受到的冲击相对少一点,因为产能可以迅快速催生另一方面的业务。

在电影院停歇的近180天里,一些中小成本的影片走了发行线上模式,《迓琛贰洞笥摇酚胱纸谔锍珊献鳎斗柿贰洞撼薄返仍蛞愿斗殉暗阌车哪J阶呦视频平台。

面对线上发行的崛起以及疫情催生下直播带货的火爆,李捷坦言,电影人对于新技术、新消费趋势下直播等线上宣发从以前的“想试一试”变成“不得不”做的事。“今年下半年电影市场恢复后,在线直播、短视频等宣发手段将成为主流和标配,即便疫情结束,线下宣发活动也会越来越被线上替代。”

回顾2019年下半年淘票票推广“冲击播”时遇到的“闭门羹”,李捷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当时确实有很多片方说他们的演员不能进直播间,但你看看短短半年,很多大牌明星都在直播。每个公司都说要花钱做路演,但从来没有人说过这种方式不该做。直播代替路演,是短视频时代的一种新形势。”

在他看来,直播、短视频宣发手段的变化也推动宣发内容发生了改变,“曾经有一段时间中国电影的宣发是炒作,通过男女主之间的八卦吸引观众注意力。而当你做直播时会发现,将电影内容表达给用户成为了基本需求,更加重视内容对内容的拉动。”

李捷观察到,电影行业非常需要增量,以前的宣发很大的问题是对一个本来打算看电影的人不断地做宣传和投放,“但实际上,我们真正想做的是一个人根本没想看电影,突然刷到了某部电影的内容而想看了,因为内容带来了观影增量用户,这是未来电影短视频跟预告片不太一样的地方。电影短视频中有很重要的趋势就是类型化。”

“这次疫情中受冲击最严重的是影院和发行末端两个行业。但发行公司养了很多人,很难抗住。有很多发行公司都转行、退出了,宣发行业将彻底整合,未来有能力留在发行领域的头部公司不超过3~5家。”李捷分析道。

谈内容创作 优秀制片人会回归大公司

《星际穿越》《当幸福来敲门》《大话西游》等诸多复映片,引观众追捧,证明了大家对好内容的渴望。

李捷认为,内容永远是创造增量的第一位,一方面行业需要更多创新类型的内容,把不看电影的人拉回电影院;另一方面,注重转化,就像剧集市场从传统意义的长剧向短剧转化,电影也可能会这样。“科幻电影是把年龄跨度更大的用户往电影院拉的一种类型。”

一个多月前,阿里影业进行了组织升级,李捷接任阿里影业总裁。“之后我的时间精力70%~80%会放在内容制作和内容投资上,这也代表公司的战略。”李捷称。

重回内容,阿里影业确定了几个方向:国际电影领域,专注发现海外优质爆款电影;国内电影领域,参与大档期的头部电影,开始进入合制和自制。”

一直以来,外界对阿里影业一会做内容一会不做内容的打法多少有些疑惑,对此李捷解释称:“2014年、2015年我们一直在内容方面做尝试,但很不顺利。所以当时确定先把淘票票并入到阿里影业,想把淘票票做成中国一流的票务平台,第二步是宣发,第三步是做内容。2017~2018年我们越来越快地加大对电影的投资,当时是小比例投资,在学习观察;2018年下半年加大了电影投资的比重,出现了合制和自制。”

“重返内容赛道不是变化,是自然的结果。不做内容的公司,想在这个行业里有核心竞争力是非常难的。”李捷强调道。

经历了疫情的低谷,多位业内人士认为,影视行业会出现大规模的整合,但具到内容上,李捷表示:“内容是创意为主、高度分散的行业,整合的意义没有那么大。”

但他也指出,疫情之后,随着资本态度的变化,优秀的制片人和创作者会回归大公司,独立、规模小的内容公司会减少,大公司下的工作室会增加。“内容团队回归大公司、或者与之建立紧密甚至进行股权合作的工作室是大概率事件。阿里影业也有独立制片人工作室计划,未来想利用3~5个月促成全行业制片人的合作。”

(责任编辑:李佳佳 HN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