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29家银行“扫楼”小微企业:普惠小微贷款中信用类占比近半

  截至10月末,深圳中资银行新发放普惠小微贷款中信用贷款占比为47.0%,比7月提升12.9%。地方法人银行新发放普惠小微信用贷款占比达85%,位居全国第一。

  “一开始我还不相信,因为从来没有银行主动找到过我跟我谈贷款融资。”从事口腔行业已经12年的李国青,2018年与人合伙创立同富口腔门诊。按原计划,门诊在2020年可以实现盈亏平衡,但由于突如其来的疫情,加上口腔诊疗的特殊性,即使门诊已经复工,客流量也恢复缓慢。

  同富口腔的资金流一度陷入窘迫境地,直到7月份的一天,两个自称银行员工的人敲开了李国青办公室的门。“他们给我递了名片,我还说名片谁都可以印。”李国青笑称,当时他非常谨慎,“后来他们又上门拜访了几次,我感受到他们是真的想帮我渡过难关。”

  为解决银行和中小微企业之间的“最后一公里”难题,今年6月以来,中国人民银行深圳市中心支行联合深圳市各区在全国首创深入社区政银企对接工作。

  拓展首贷户,增加信用贷款占比是今年的重点工作。根据央行深圳中支数据,截至11月6日,已联合全市11个行政区、74个街道、667个社区和66个产业园区,为14330家开展小微企业金融服务工作。已有1809家企业获得贷款58.56亿元,其中首贷率39.6%,信用贷款占比37.8%。10月,深圳中资银行新发放普惠小微贷款中信用贷款占比为47.0%,比7月提升12.9个百分点。其中,地方法人银行新发放普惠小微信用贷款占比达85%,位居全国第一。

  上门走访调查

  同在深圳的微龙芯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原本也苦于找不到融资渠道。后来,在央行深圳中支和沙头街道办举办“政银企金融帮扶会”上,该公司的法人董事李斌填写了问卷,提交了融资申请。“没想到第二天银行的客户经理就上门来走访调查了。”李斌称。

  “社区对辖区的企业了解最多,沟通最顺畅,通过社区对资源的整合,银企之间的对接会更加高效。”深圳市一街道办副主任介绍,专项行动以来,该社区已扫楼19栋,对接企业近1321家,约171家中小微企业表露明确的融资申请意向,正办理融资贷款62家,将总计为企业发放融资贷款超1.21亿元,其中宁波银行(002142,股吧)8000万元、中国银行2500万元、民生银行(600016,股吧)1625万元。

  目前,同富口腔已获得一笔300万的信用贷款,年化利率低至3.85%,日常门诊人流也已经恢复至往常水平;6月份,微龙芯电子科技有限公司获得一笔60万的信用贷款,可随借随还,后来因为旺季到来,资金需求进一步加大,银行随后又增加了30万的“复工低息专享贷”。

  “对于我们这些轻资产、高周转的小微企业来说,信用贷款可以说是解决了我们的燃眉之急。” 李斌说道。

  深圳有29家银行参与了“政企银对接行动。”例如,今年以来,深圳农商银行新增普惠小微贷款63亿元,增幅15.53%;截至10月末,华夏银行(600015,股吧)深圳分行普惠型小微贷款增速达到48%,整体小微贷款规模比年初净增50余亿。

  中国银行深圳分行主任级高级客户经理张明介绍,该行为1303家小微企业主/个体工商户办理了暂缓还款服务,涉及金额近30亿元。该行银政企进社区对接企业超700户,对接融资需求超32亿元。

  国有行在普惠金融中一直发挥着“头雁”作用。根据2020年半年报披露的信息,上半年,六大国有行普惠贷款余额达到4.26万亿元,较上年末增长31%。目前,中国银行深圳分行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增速已达到70%,已超额完成指标。

  华夏银行深圳分行普惠金融部总经理黄文耿称,今年以来该分行小微企业贷款利率比年初下降超150BP,合计优惠让利超过5000万元。目前华夏银行深圳分行小微企业贷款年化利率基本上在4.0%至4.2%之间,在期限上最长可做到30年,另外,对于优质客户,在利率上最低可以做到与同期LPR利率持平。

  与大行相比,地方法人银行在普惠贷款上更加呈现出“微、小、精”的特征。深圳福田银座村镇银行定位为小微企业专营银行,目前在深圳地区共16家营业网点。截至10月末,该行为929家小微企业提供无还本续贷,续贷金额13.3亿;发放首贷户贷款164户,贷款金额1亿元;为416家企业提供低息复工贷款,金额2.5亿元。

  深圳福田银座村镇银行副行长潘拥周介绍,该行对公业务中,全部为小微企业客户,目前服务数量将近7364户。信用贷方面,该行在1-10月发放信用贷款17.5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30%。值得注意的是,从贷款结构上看,该行的无抵押贷款占比高达90%。

  如何把关信贷风险?

  一方面,监管鼓励银行加大对小微企业信用贷款投放力度,另一方面,无抵押的信用贷对银行来说意味着更大的风险敞口,如何实现两者之间的平衡考验着银行的风控能力。

  无抵押贷款占比高达90%的深圳福田银座村镇银行,全行坏账率为0.24%。潘拥周称,银行进行风险评估时,会先通过与客户聊天了解客户的经营模式,再通过审核相关资料,比如企业的财务报表、银行流水、货物订单等进行交叉检验,判断客户的经营模式是否可持续。

  潘拥周强调,在风险评估中,该行把道德风险放在了第一位。“对客户而言,他说的每一句话我们都要进行验证,对员工而言,也需要有严格的风险考核。做纯信用贷款,人没抓好就很容易出问题。”

  深圳农商行也注重对“人”的把关。深圳农商行普惠金融总部负责人胡昊介绍,“非抵押类贷款由于没有抵押物,处置不良的周期会比较长,因此对非抵押类贷款的资产质量考核需要一定的容忍度。”

  从具体风险评估方法上看,胡昊主要从三个方面进行介绍。一是增加对软信息的评估。“我们判断一个小微企业客户,有时候会更关注企业主个人的情况,比如人品好坏、家庭是否扎根本地等。像今年我们针对去年的一些贷款客户回访时,会发现有的客户已经搬迁了,或者转型了,甚至已经不设营业场所了,但实际上他们很多还是在正常运营和发展。”

  二是注重客户经理团队的稳定性。客户经理通过下沉服务,往往对小微企业客户会更加熟悉。胡昊称,从深圳农商行的情况来看,员工的离职率一直保持在较低水平,通过客户经理对小微客户常年的持续接触,能够增加更多软信息的了解,一方面可以减少对抵押物的依赖,一方面也能够降低风险成本。

  三是控制成本。如通过改进信息采集的方法降低操作成本;还有如不与中介机构合作,通过直接与客户的一对一对接,避免客户额外支付不必要的费用,而且也能更好的评价客户,从而降低风险成本。

  除了常规的风控手段,大数据风控的应用也在完善。以华夏银行深圳分行的“龙商贷”产品为例,黄文耿介绍,该产品借助大数据的风控模型,通过导入外部数据,如与税务局、征信公司进行系统的对接,根据税务数据、发票数据、征信数据等对企业经营状况进行全面的把控。

(责任编辑:李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