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东方在线王江涛:从未因为走得太远而忘了为何出发

  “水刚好溅到我的脚上,我还抬头看了那人一眼,也没认出来他是谁。”

  这是2003年的某一天发生在北四环保福寺桥边上的一幕,说这话的是新东方在线的考研名师道长王江涛,而他遇见的,正是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当年新东方的总部就在附近,俞老师这不小心洒出来的水,竟然带来了一场不期而遇。

  这一面也成了道长和俞敏洪最初的接触。应该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这个偶遇带来了18年的连锁反应。

  1999年还在读研的道长就曾经是新东方的学员。当时的他被号称新东方三少侠之一的宋昊老师深深吸引,扎实的英语基础,“彪悍”的词汇量,极具个人魅力的讲课方式,让他心底对新东方有了些许崇拜和憧憬。

  2003年的道长读完了硕士,当了几年公务员。本想出国读博的他,却因为突如其来的非典打破了原本留学的计划。对道长而言,已经从单位辞职的他也需要一份工作养家,与俞老师的这次偶遇来得恰逢其时,于是他满怀热情地给新东方投了简历。

新东方在线王江涛:从未因为走得太远而忘了为何出发

  一分钱没挣到,但我过得很开心

  本就是老师出身的创始人俞敏洪,在开办新东方的时候,就把老师当作第一位。正因为对老师的优待和重视,“进新东方当老师”在当时不仅成为很多人的目标,似乎也成了“收入可观”的保证。道长当时应聘北京新东方学校托福和GRE的老师,简历投了一个月才收到面试通知,900人竞争2个岗位。

  “但我在重庆真没挣到钱”,道长说道,“我面试成功就去了重庆分校,我老婆也跟着去,去的时候带了7万块钱,一年半之后回来还是7万,一分不多。”

  刚建立的重庆分校是新东方的第十家分校,当时可以说是“一穷二白”。

  没有学生来听讲座。他就冒着大雨,在崎岖的山城街头发传单,一个一个地拉学生来听讲座,和妻子两个人在雨中淋成了落汤鸡。

  老师不够。道长就一个人上11门课,包括高考写作、四级写作、六级写作、考研写作、考研翻译、托福写作、雅思写作,甚至还有新概念的部分课程。白天上课,夜里备课,重庆的三伏天没有一丝风,火炉似的热得不行,但一个暑假下来,他上了120节课,有一次上着课突然就失声了。

  日子苦,也没怎么赚到钱,但在重庆的一年半时间里,他和妻子却过得很开心。随着重庆新东方在当地的招生情况逐渐变好,王江涛在新东方立住了,妻子也从普通的教务人员,做到教务主管。

  为什么要这么卖命?王江涛提到了一个词――“狂热”。

  王江涛热爱道教是出了名的,连学生都称他“道长”。在他眼里,新东方的奋斗精神跟道教的理念很像,“我命在我不在天”,要自己改变命运和世界。

  “我和老婆都是有新东方情结的人,新东方不只是一个盈利机构,我们想挣的是良心钱,是想通过自己的努力影响学生,哪怕只有一点改变”,道长说,“当时好多重庆的学生真的没见过太多好老师,他们很喜欢你,你也可以帮助他们改变他们,很有成就感。”

  “土人和小仙女”的在线15年

  2005年新东方在线成立,当时在北京新东方的王江涛看到机会,就加入进来。

  与传统的线下课堂相比,在线的视频课程形式似乎更省力,不用扯着嗓子在几百人的大教室里喊。但面临的挑战其实更大,因为线下课学生可能不好意思当着你的面走出课堂,但在线上,人家大可以直接退出离开。

  道长在新东方在线的主力课程是考研英语写作。当初,这个烫手的山芋很多老师都不愿去教,技巧性太差,学生体验感也会不好。连他自己也调侃说,自己是赶鸭子上架,才去教的这门课。

  从线下到线上,王江涛也总结出了一套自己的方法论:“我以前刚进新东方,也喜欢讲技巧,怎么写长短句,怎么把单词变成亮点,但是后来我觉得没用,我讲了100个技巧,大家觉得这老师真牛,但那都是我的东西,不是学生的东西,所以我觉得最好的方法就是把这20篇范文背下来,默写然后再仿写出来。”

  但光教得好还不够,在线教育初期会在学生和老师之间产生距离感。即便是闲云野鹤式生活的道长,也要想法子让学生跟自己亲近起来,给知识,也给鼓励。在新东方在线的课上,王江涛叫自己“土人”,吃土的土。课上的男生他也叫他们“土人”,而女生就叫“小仙女”,算是比较90后的说法了。

新东方在线王江涛:从未因为走得太远而忘了为何出发

  “我现在微博有410万粉丝,微信公众号70多万,留言太多有时候回复不过来,但每天早上还是坚持发微博,叫土人和小仙女起床学习。”道长说道。除了敦促着学生学习,他还会回答学生五花八门的问题,翻看他的微博能看到,#道长英语#的超话每天也都活跃着不少学生。

  “与市场上一些培训机构相比,新东方是真的在踏踏实实做教育,在线教育的一堂课有天南地北的学生,我们希望能够通过课堂上的分享,学习的、生活的这些感悟,真正地帮助到学生们,因为学生毕竟是国家未来的希望。”出于理念上的认同,道长一直坚守在新东方在线。

  在新东方精神的影响下,他自己的教学目标也有三个阶段:初级目标,通过上我的课,帮助学生提升英语实力;中等目标,听了我的课,培养学习一门语言的兴趣,不只是为了考试;终极目标,希望我在课堂上的分享,能够在未来的某一天真正让学生们有所收益。

  一位已经毕业十余年的学生曾跟王江涛说过,“王老师,当年我听过您的课,您讲的那些方法我全忘了,但您讲到‘父母是世界上对你最好的人’我还记得。”能在别人的人生闪烁微光,对于道长而言,是最有价值的事。

  从开拓重庆新校区干起,到后来转战新东方在线,再到成为在线考研名师,新东方也见证了道长的一路成长,同时,道长也见证了新东方的成长。

  火车上背了一晚上作文的学生

  “王老师,我们要考口语,现场用英语说五分钟,之前没说要准备,我不会怎么办?”

  “别慌,那20篇作文你还记得吗?”

  “记得。”

  “那就好办了,我说你抽到这个纸条,你就找你认识的词,想一下,相关的那篇怎么背下来的,背出来就可以了,语速越快越好,声音越大越好。”

  这段对话是道长和自己的学生李思齐在2012年的一次通话,发生在李思齐考研复试的前几分钟。

  道长说,自己带了十几届学生,李思齐是比较特殊的一个,他来自山东德州。在上了新东方的课程后,李思齐又报名了线下课程,每周三晚上从德州坐火车到北京,周四上两节课晚上再回去。

  第一节课,王江涛给了他两篇作文去背,让他一周之后来默写。对于这个英语零基础的艺术生,王江涛本没有抱太大期望,因为这两篇文章特别难背,连基础好的人都背不下来,但没想到李思齐20分钟就默写完了,一字不差。

  “他跟我说,自己在过夜火车上,就搬个小板凳,一背背一夜,也不觉得累。一个星期没干别的,两篇作文默写了整整四本”,道长至今还记得李思齐从军绿色书包里掏出的4本密密麻麻的本子,“这样的孩子怎么可能考不好,我就应该帮他”。

  最后李思齐考研英语总分考了42分,当年的分数线是34分。

  直到现在,李思齐每次来北京,都会来见见道长,一起吃顿饭。逢年过节,他也是第一个给道长发祝福微信的人。“我现在对他已经完全没有用处了,但他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了命运,还这么懂得感恩,这让我很感动。”道长说。

  考研就得逼自己一把,到了绝路才有出路,对于当年的道长是这样,在李思齐身上也是。

  教龄18年的道长,有时候也会拿那些给自己找退路、不认真备考的学生没辙,“退路太多,即便有了好的学习环境,也没有动力,有时候真的带不动”。但有李思齐这样的学生,他觉得自己在新东方的18年,挺值得。

  “新东方在线与市面上其他的教育机构最大的不同,很多教育机构都是为盈利负责,以此来售卖知识,这会让学员感觉不到温度,冷冰冰的。但新东方在线是有温度的。”道长说,在新东方在线,让学生和老师这两个角色之间更像朋友,真正做到了教学相长。

新东方在线王江涛:从未因为走得太远而忘了为何出发

  18年,道长见过太多不同类型的学生,心态、自律性、学习基础和对老师的喜爱度……种种因素都会影响考研学生的最终结果。作为老师,他希望能够将自己的经验与产品结合,为不同的学生做出不同的产品体系来。

  “我曾经在全程班带过一个极度自律的女生,她每天早上会故意在手机上输入错误的密码,直到屏幕锁定,无法再打开手机,然后专心学习”,道长提到,“最终她考出了93分的考研英语成绩,从三本院校考上了中国社会科学院的硕士”。不难看出,这样极度自律的女生,并不需要别人督促,而是需要更精准的点拨,而有一些自律性较差的学生,则需要更深层的陪伴和激励。这就代表着他们需要不同的考研产品和分层的服务。

  现在,道长在新东方在线又有了新的身份――新东方考研首席规划师。他将作为核心人员参与到新东方的大学产品改革之中,去打造出线上线下融合,更符合学生需求的全新产品。

  有人说道长有点像俞敏洪,都是英文老师,却更热爱中国文学,都外在温和,骨子里却都透着新东方式的义气和情怀。18年间,道长也收到其他教育机构的邀约,直到最近都有一些机构向道长伸出橄榄枝,但道长仍然选择了留下。

  “我永远都是新东方人。”这是前两天王江涛给俞老师的信中写下的一句话,他说自己写到最后稀里哗啦哭了10分钟。这种感情,局外人可能很难懂,但这18年,道长王江涛在这里接来送往的不止是一届届的学生,还有见证过彼此成长的战友至交。

  采访的最后,他对我们说道:“我是真喜欢新东方我才来的,因为我的青春留在这里,我和这三个字是连在一起的,挺自豪的。”

(责任编辑:季丽亚 HN003)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合作供稿方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