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需收紧推动植物油价格上行

  国内植物油价格在7月出现了较大的上扬,虽然各个油脂上涨的因素有所不同,但总体来看仍是供需收紧所引发的价格上行。菜油价格在7月的走势表现惊人,月度涨幅超过15%,除了因为进口限制引发的供给端不足以外,国内疫情缓和后下游消费需求的增长是另一方面的原因,两方的共振使得国内菜油库存下滑至较低的水平,加上7月洪灾的影响,菜籽压榨率的降低推动了菜油价格的一轮大幅攀升。

  棕榈油价格的上行源自于市场对马来和印尼减产的预期,由于7月降雨量的过多,以及疫情下劳动力减少的共同作用,短期内棕榈油产量出现了较大的下滑,市场由此开始推动棕榈油价格的上涨,但是在原油价格没有突破当前震荡区间的情况下,短期的产量变动不足以推动棕榈油价格持续上行,在出口走弱的情况下棕榈油价格将再度回调。

  豆油价格的上涨主要受到棕榈油和菜油价格的带动,其本身基本面虽然出现了一定的改善,但是短期内国内供给依旧十分充足,在10月之前不会发生短缺的可能。未来豆油价格能否出现较大的行情,则要视中国进口美豆的情况而定。虽然7月期间中美关系再度激化,但并未实质性的影响到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定的实施,国内依旧可能在下半年大量进口美豆。在中美关系出现进一步变化之前,豆油盘面并没有较好的买入机会。

  整体油脂价格下半年仍然有较大概率保持震荡上行的节奏,能否出现大幅度的上涨行情,则要视原油价格的走势而定。目前WTI原油价格仍处于40美元上下的区间之内,较疫情之前的位置仍有相当大的一段空间。如果4季度全球经济得以出现较大的复苏,原油价格有望突破50美元/桶的位置,同时带动整体植物油价格的上行。

  一. 国内植物油7月份走势分析

  1. 豆油市场7月份走势分析

  国内豆油价格在7月出现了较明显的上升,涨幅高达500元/吨以上,豆油价格的上涨主要受到菜油和棕榈油走势的影响,本身基本面状况在近期内也出现了一定的改善,这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过高的菜油价格使得下游消费转向豆油进行替代,豆油消费量的增长减缓了库存累积的步伐;二是随着巴西大豆的销售殆尽,中国开始转向美豆进行购买,美豆出口量的增长推动了CBOT大豆价格的上行,进而对国内豆油价格带来一定的提振作用。尽管如此,但是相关因素仍不足以拉动豆油价格大幅上行,豆油库存数量还在不断攀升之中。截至7月24日,国内豆油商业库存总量123.625万吨,较上周的119.68万吨增3.945万吨,增幅为3.3%,较上个月同期107.20万吨增16.425万吨,增幅为15.32%。在10月之前,从巴西进口的大豆仍将源源不断到达国内港口,国内豆油库存面临持续性的上涨,虽然因为菜油价格过高豆油替代消费有所增长,但豆油整体仍处于供大于需的格局。目前美豆种植区域部分出现干旱迹象,但整体降雨尚为良好,美豆优良率处于正常水平,在未来1个月的期间内,如果美豆降雨不发生较大问题,美豆产量今年大概率将达到1亿吨以上。在10月后中国正常进口美豆的情况下,中国豆油将不存在供给短缺的情况。

  图1豆油2009价格走势

供需收紧推动植物油价格上行

  2. 棕榈市场7月份走势分析

  棕榈油价格在7月出现了较大的上行,这主要是因为市场预期7月马来和印尼棕榈油产量均将出现下滑。根据马来西亚棕榈油协会(MPOA)发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7月1-20日,马来西亚毛棕榈油产量环比下降8.88%,其中马来半岛降6.81%,沙巴降17.85%,沙捞越增1.51%,马来东部降12.62%。虽然棕榈油产量有所下行,但是一方面马来6月棕榈油产量高达188.6万吨,是历史同期最高值,在整体产量下滑9%的情况下7月产量仍然能够达到172万吨,接近去年同期产值,对市场供给不造成太大影响;另一方面马来7月的减产是受到短期内降雨过多及劳动力短缺所引起的,并不是天气干旱异常引发的长期减产行为,对市场价格的推动难以延续较长时间。根据船运公司的数据统计,马来7月1-25日棕榈油出口量有所上升,但是由于印度疫情依然较为严重,在6-7月买入大量棕榈油后国内补库基本完成,预期8月进口需求会出现减弱。中长期来看,棕榈油价格仍有望随着原油价格的反弹再度攀升,但是短期内供需仍旧处于偏宽松的格局,在原油价格突破当前震荡区间之前,仍应以观望为主。

  图2棕榈油2009价格走势

供需收紧推动植物油价格上行

  3. 菜油市场7月份走势分析

  国内菜油价格在6月期间大幅上行,进入7月后涨势丝毫没有减缓,9月合约价格一度上冲至9000元/吨以上。菜油价格的上涨,一方面受到了国内库存过低的影响,另一方面7月国内南方的洪灾再度推升了供需紧张的担忧。7月4日以来全国有212条河流发生超警戒以上洪水,19条超历史纪录。这次受洪涝灾害最严重的几个省,都是我国主要的水产养殖产区,其中湖北江西的损失最为严重。南方洪灾的发生,使得下游水产业受到极其严重的损失,受到洪水冲袭的鱼塘鱼虾会大面积的走失,而洪灾过后往往又会伴随疾病的暴发,部分鱼塘已经减少或停止投喂,菜粕的需求在短期内大幅的削减。部分油厂的压榨也已经从菜籽转向大豆,菜油供给量在短期内面临继续下行,虽然需求方面有所放缓,但供给量的减少使得菜油库存的积累愈加的缓慢。

  菜油价格的上涨,并没有得到基本面强硬的支撑,在09合约价格超出近7年来高点之后,继续向上的空间极为有限。自7月22日菜油多头大幅离场后菜油走势有所放缓,难以出现此前连续上行的行情。由于豆菜油间价差的不断放大,国内菜油的消费出现明显下滑,库存仍然处于不断增长之中。截至7月24日,国内菜油库存达到22.41万吨,较之前一周上涨3.61%,是连续第7周上涨。菜油库存的增长无疑使得菜油价格开始承压回落,预期本轮菜油价格的上行已经结束。

  图3菜油2009价格走势

供需收紧推动植物油价格上行

  二、 油厂压榨及消费需求情况

  1.豆油消费需求状况及产量、开工情况

  自5月起国内进口大豆数量增长之后,国内油厂的开机率就不断上行,5-6月国内大豆压榨量都保持在较高水平。根据市场消息显示,6月份油厂大豆压榨873.315万吨(出粕6,899,189吨,出油1,659,299吨),较5月份的压榨量861.94万吨增加11.375万吨,增幅1.32%,较去年同期的739.54万吨增加18.09%。2019/2020大豆压榨年度(始于2019年10月1日),全国大豆压榨量为64,820,650吨,较2018/2019年度的63,245,200吨增加1,575,450吨,增幅为2.49%。2020年自然年度(始于2020年1月1日)迄今,全国大豆压榨量总计为42,898,150吨,较2019年的40,187,700吨增加2,710,450吨,增幅为6.74%。

  自3月之后,随着国内疫情的好转,下游养殖业开始了快速的恢复,国内饲料产量不断上行。2020年6月国内饲料产量达到2404.1万吨,环比上涨4.3%,同比上涨14.44%。饲料产量的上行预示着下游蛋白需求的增长,油厂压榨量的提升推动了国内豆油库存的增长。

  进入5月后,国内进口大豆数量开始出现增长,沿海油厂大豆库存开始再度升高。截至7月24日,国内沿海主要地区油厂进口大豆总库存量573.81万吨,较上周的585.86万吨减少12.05万吨,降幅2.06%,较去年同期490.04万吨增加17.09%。但7-8月大豆到港量庞大,预计后期大豆库存还将增加。国内豆油商业库存总量达到123.625万吨,较上周的119.68万吨增3.945万吨,增幅为3.3%,较上个月同期107.20万吨增16.425万吨,增幅为15.32%,较去年同期的145.55万吨降21.925万吨,降幅15.06%,五年同期均值134.85万吨。虽然国内豆油消费对菜油替代有所增加,同时沿海进口大豆库存增长开始放缓,但短期内豆油仍处于增库存的周期之中,在10月之前国内豆油供给不存在过于短缺的状况,豆油价格能否出现大幅上行还要依赖8月中美贸易会谈的结果。

  3. 菜油消费需求状况及产量、开工情况

  由于6月起国内进口菜籽量出现了大幅下滑,国内菜籽压榨量也因此急速减少。根据市场数据统计,6月国内菜籽共压榨202500吨,较上月267000吨减少64500吨,降幅24.16%,其中进口菜籽压榨量在202500吨(出粕121500吨,出油81000吨),较5月份的压榨量26700吨减少64500吨,降幅24.16%,但较去年同期173500吨增幅16.71%。2020年自然年度(始于2020年1月1日)迄今,进口菜籽压榨量总计为112.25万吨,较2019年度同期的143.5万吨减少31.25万吨,降幅21.78%。

  虽然国内菜籽压榨量有所减少,但因为菜油价格在7月间的走高,使得下游食用消费向豆油转移,国内菜油商业库存不降反增。截至7 月24 日,国内菜油商业库存达到22.41 万吨,较之前一周上涨3.61%,是连续第7 周上涨。菜油库存的不断累积使得价格不再具有持续上涨的基本面支撑,未来菜油价格虽然可能不会出现大幅的下行,但和豆油及棕榈之间的价差将逐步回落。

  由于国内菜籽进口的问题短期内仍难以得到好的解决方式,因此下半年国内菜油价格仍将保持在较高的水平震荡调整。在豆菜油价差回归到正常水平之前,预期菜油价格不会再度出现大幅的独自上涨行情。8月中美之间举行的贸易会谈,其结果对菜油走势同样重要。

  4. 棕榈油消费需求状况及产量、开工情况

  7月期间,马来棕榈油出口依旧有所上升,预期印度仍处于植物油补库阶段,这使得短期内棕榈油需求表现良好。根据船运公司的数据统计,马来7月1-25日棕榈油出口量略有上升,目前印度疫情依然较为严重,在6-7月买入大量棕榈油后国内补库基本完成,预期8月进口需求会再度减弱。中长期来看,棕榈油价格仍有望随着原油价格的反弹再度攀升,但是短期内供需仍旧处于偏宽松的格局,在原油价格突破当前震荡区间之前,仍应以观望为主。

  由于原油价格已经连续2月保持震荡调整的状态,WTI原油始终围绕40美元/桶一线进行波动,棕榈油价格受减产因素的影响而不断上行,这使得棕榈油和柴油间价差再度放大。在原油价格无法再度上行的情况下,过高的棕榈油与柴油价差不利于马来和印尼国内生物柴油产业的再度启动,棕榈油价格因此将缺乏足够的动能再度上行。

  三、 后市展望与总结

  短期来看,由于外盘原油价格走势的不确定性,国内油脂价格上涨的空间有限,在原油价格无法继续上行的情况下,近期的利多将逐步消耗殆尽,油脂价格将回归震荡调整直至新的消息面的反应。

  豆油方面的走势将依赖于8月中美贸易谈判的结果,目前美豆种植天气良好,本年度美豆产量仍有较大可能超过1亿吨以上,在中国得以大量进口美豆的情况下,国内下半年豆油供给将保持充足,豆油价格难以独自出现大幅的上行。

  棕榈油的减产在进入8月后有望得到改善,而出口将无法一直维持在高位,在10月前棕榈油仍处于季节性增产周期之内,在没有原油价格上行的支撑下,棕榈油价格难以保持持续上行。但是棕榈油长期走势仍旧看多,原油价格年底大概率将再度上行,在原油价格上涨的情况下,马来和印尼生物柴油产业有望得到时复苏,从而刺激市场再度做多棕榈油。

  国内菜油在下半年仍然难以解决菜籽进口的问题,不过在豆油供给充足的情况下,国内食用油不会发生短缺。菜豆价差在回复到正常区间之前,国内菜油都将保持增库存的状态,从而使得菜油价格不会发生独自的大幅上行,年底孟晚舟案件的最终审理将决定未来菜油价格的走势。

  

  

(责任编辑:陈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