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用风险事件或侵蚀险企利润 多公司计提减值损失

本报记者 冷翠华

信用风险对险企的部分投资正带来不利影响,其利润或受到侵蚀。

从中债资信评估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中债资信”)7月份发布的29份险企跟踪评级报告中,《证券日报》记者发现,多家保险公司投资的债券和信托等项目出现了信用风险事件。与此同时,近日部分险企在对偿付能力报告进行解释时,也提及部分投资项目的信用风险问题。这些事件或将对险企利润产生侵蚀,大多数公司已经计提了减值损失。

尽管债券等固收资产出现了一些信用风险事件,但业内人士认为,作为险资投资的基础配置,固收类产品仍然将维持很高比例。但与上一年的占比相比,各险企升降各异,在债券等固收领域,险企的风险偏好也有所不同。相关机构研究指出,下半年债券市场风险仍然较高,金融机构需要做好防范。

部分债券和信托项目现风险

“债券市场违约事件从2016年以来不断增加,信托业资产风险率也由2017年年底的0.50%上升至今年一季度末的3.02%。中小险企对投资收益的依赖性较高,在宏观经济下行、信用风险事件持续增加的背景下,中小险企面临的债券信托等投资项目风险事件也不断增加。”某保险资管公司固收业务负责人陈栋(化名)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

从渤海人寿近日发布的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看,其在一季度阶段性盈利后二季度再度陷入亏损,该公司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主要原因在于“投资业务配置的部分信托产品存在交易对手信用违约,利润受到个别投资资产计提大额减值的影响。”该公司表示,正持续大力推动相关项目的风险化解工作,最大程度降低风险资产对其利润的影响。

中债资信发布的金融机构跟踪评级报告也提及了诸多案例。

具体来看,长城人寿持有的固定收益类产品(包括公募债券和信托计划)发生信用风险的金额为18.1亿元,目前已计提资产减值13.08亿元,对利润造成侵蚀。

7月24日,中债资信在民生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跟踪评级报告中指出,截至2019年年末,该公司1.5亿元公募债面临信用风险事件,已计提减值0.91亿元;同时,其面临1亿元不动产计划底层资产信用风险事件,目前资产仍处于处置中阶段,需关注这些资产资金回收情况。“总体看,公司投资风格较为稳健,投资收益率有所上升,但需关注投资收益波动性和部分面临信用风险事件资产的资金回收情况及未来投资收益率稳定性情况。”中债资信指出。

此外,根据中债资信报告,在投资方面,英大泰和财险涉及违约项目金额2.5亿元,计提0.65亿元减值损失,需关注后续处置进展。

中国社会科学院保险与经济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向楠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在低利率环境下,由于来自行业内外的竞争日益激烈,保险负债的成本没有同等程度的下降,所以险企需要追求更高的投资回报,这就需要适当提升投资的风险容忍度,包括更多配置股权类资产、房地产和另类资产,也包括投资更低信用等级的固定收益产品,这也是很多发达国家的情况。

王向楠指出,险企的投资通常不复杂、嵌套少,很容易穿透到底层,但可能没有充分认识到基础性的资产、过去较好资质的债务人也可能违约。多险企面临债券信托等投资项目风险事件,既有市场整体环境的原因,也反映出不少险企的风险判断能力较弱。

“一般而言,高等级的信用债收益率较低,各机构的风险偏好不同,部分机构愿意冒一定风险去博取更高的投资收益。”一位保险业内人士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

固收仍是主力

从险企的大类资产配置来看,固定收益类资产仍然是险企最主要的配置领域。不过,不同险企的投资策略有明显差异,多数公司权益类投资资产占比有所上升。

陈栋表示,随着债券市场和非标资产收益率的同步下降,大部分险企均面临资产负债成本收益错配,通过积极布局“固收收益+”资产,同时加大权益类资产和另类资产的配置。

具体来看,中华联合保险集团投资资产仍以固定收益类产品和信托计划为主,但固定收益类资产占比由2018年的49.67%下降至43.69%,权益类投资占比由2018年的12.96%大幅升至20.31%。

农银人寿固定收益类资产占比为43.65%,同比下降6.82个百分点,权益类资产占比上升4.62个百分点至12.71%,不动产类资产和其他金融资产占比分别为22.74%和15.94%,基本保持稳定。

而民生人寿投资资产中的固定收益类资产2019年的占比为57.01%,较2018年上升2.17个百分点,权益类资产占比21.01%,较上年上升3.17个百分点。百年人寿2019年固定收益类资产占比从2018年的47.51%提升到55.83%。泰康养老保险公司投资资产中的固定收益类占比48.49%,较上年上升11.55个百分点,权益类资产占比上升10.08个百分点至22.87%,流动性资产和其他金融资产占比分别为3.31%和25.33%。

从险企的债券投资来看,各公司采取的策略也有所不同。“固定收益资产是险企进行资产负债匹配的基本工具,在险资运用中有基础性地位,所以该领域的违约风险上升对险资的影响很大。”王向楠表示,险企需要改进投资决策的流程方法、吸引更专业的投资人才以及积累经验。

下半年还需持续关注信用风险

信用风险带来的影响可能还没到结束的时候。

中国银行研究院7月28日发布研报指出,未来宏观经济环境不确定性以及杠杆率的攀升可能会继续提升企业的信用风险。因此,金融机构在加大对实体经济支持力度的同时,也要做好风险防范。

同时,中诚信研究院指出,上半年债券新增违约主体11家,较去年同期下降超过40%,债券违约规模共计566.61亿元,同比增加12%。下半年信用债到期压力大,疫情冲击下部分发行人偿债压力较大,叠加下半年信用债净融资额度有限,债券市场违约率或反弹至0.75%左右。

王向楠认为,经济在快速反弹后仍然面临多种固有约束和新的不确定性,市场流动性没有进一步宽松的迹象,中小企业整体上的经营状况和融资环境仍没有明显改善,所以下半年或明年的债市和信托的违约风险更加值得关注。

在陈栋看来,目前债券违约企业以民营企业为主,由于他们的违约率高,因此,其在债券市场面临的再融资压力仍然较大,不过央行加大了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进行对冲,下半年或明年的违约风险预计不会出现巨大变化。

据他介绍,今年一季度末,信托业风险项目个数为1626个,风险资产规模为6431.03亿元,信托业资产风险率为3.02%,较2019年年末提升0.35%,连续九个季度增加。随着《信托公司资金信托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的出台和部分信托公司风险事件的爆发,整个信托行业未来仍面临较大的整顿压力。

(责任编辑:李佳佳 HN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