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最艰难的时刻到了

从北半球到南半球,在疫情的猛烈冲击下,没有谁能幸免。澳大利亚也是如此,经济增长的态势戛然而止,从零售数据到失业率,“至暗时刻”的红灯早就亮起。

更糟心的是,疫情并没有好转,反而在恶化,维多利亚州已经进入“灾难状态”,也是这个州,H7N7禽流感也开始爆发,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虽然澳联储在最新的利率决议中按兵不动,但也坦言,“澳大利亚经济正在经历一个十分困难的时期”。

澳大利亚,最艰难的时刻到了

按兵不动

8月4日,澳联储的利率决议如期而至。维持0.25%利率不变,同时将3年期国债收益率目标维持在0.25%不变。

这符合市场此前的预期。包括加拿大丰业银行、大华银行、市场分析师Michael Heath、财经网(博客,微博)站Livesquawk等都预测澳洲联储不会调整货币政策

至于按兵不动的原因,加拿大丰业银行称,澳洲政府将薪资补贴计划从9月底延长至3月底,部分减轻了澳洲联储的压力。大华银行则认为,通过将现金利率下调至设定的0.25%的下限,澳洲联储实际上已经耗尽了传统的货币政策,因此预计不会进一步下调政策利率。

事实上,近段时间以来,无论是7月的会议纪要还是澳洲联储主席洛威的讲话,都传递了一个观点,按需维持宽松政策是一定的,但负利率没必要。在大华银行看来,在货币政策方面,澳联储主席洛威已排除了负利率的可能性,焦点依然是通过收益率曲线目标,将始终把重点放在最终用户利率上,以及确保债券市场有足够的流动性,确保信贷自由流向家庭和企业。

虽然无意继续降低利率,但在此次利率决议中,澳洲联储表示将尽可能长地保持宽松的措施。在此次的声明,澳联储还提到,将于周三恢复购债,同时承诺采取一切措施来支持就业、收入和企业,在实现充分就业和通胀目标取得进展之前将维持目标不变。

澳联储做出上述决定是基于对目前澳大利亚经济的预判。澳洲联储称,全球远景仍不明朗,复苏估计是逐渐的,“3月中旬出台的支撑澳大利亚经济的一揽子计划正如预期般发挥作用,政府最近也宣布将延伸各种收入支撑的计划”。

虽然选择了按兵不动,但对于澳大利亚经济,澳联储仍然给出了不乐观的看法,直言澳大利亚经济正经历一个非常困难的时期,经历了自20世纪30年代以来最大规模的萎缩。

疫情恶化

在澳联储的谨慎表态中,有一个说法值得注意,即维多利亚州的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对州经济产生了严重影响。

这也正是澳大利亚经济目前最大的不确定性。当地时间8月2日,维多利亚州新增新冠确诊病例671例,死亡病例7例。当天,州长丹尼尔・安德鲁斯当天宣布维州进入“灾难状态”。与此同时,墨尔本的防疫限制措施也被调高至第4级,直至9月13日。在这一防控级别下,墨尔本市将宵禁6周。如非必要,市民每晚8时至次日早5时不得外出,且市民只被允许在离家5公里以内购物和锻炼。每次只允许一个小时的户外运动。每户只能允许一人购买食品和杂货,而且一天只能买一次。

这一系列举措非同小可。维多利亚州是澳大利亚人口第二多的州,而墨尔本约占澳大利亚GDP的四分之一,严格的封禁措施可能会加重澳大利亚近30年来的首次经济衰退。在墨尔本,目前约有75万名在家工作或休假的员工。建筑工地和工厂等企业也被要求减少劳动力,这意味着另外25万人将无法外出工作。

在此之前,与动辄确诊数十万、数百万的国家,澳大利亚对于疫情的控制相对较好,迄今报告大约1.8万例确诊病例,大约200例死亡病例。几乎超过一半的病例出现在维多利亚州。

而进入8月,维多利亚州的疫情形势并没有好转,确诊病例的数字每天仍在增加,当局希望推行新的限制措施去遏制新冠病毒的传播。法新社在报道中指出,该州卫生部门把疫情反弹归因于入境人员隔离点的安全漏洞,导致新冠病毒向社区蔓延。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疫情扩散之际,维多利亚州一家农场近日还暴发了H7N7禽流感,农场内约有半数禽类感染病毒。根据彭博社的报道,这家农场位于维多利亚州的莱斯布里奇,饲养的43000只禽类已经有21750只感染H7N7禽流感。好在目前尚未报告有人感染H7N7禽流感。

而目前维多利亚州的疫情风险正处于扩散期。安德鲁斯8月1日曾表示,近期有49例确诊病例的感染源仍未确定,这可能意味着社区内还有更多无症状感染者的存在。

债务压顶

与欧盟等发达国家类似,在疫情的持续影响之下,澳大利亚的经济数据也是意料之中的悲观。在上月23日的发布会上,澳大利亚国库部长弗赖登伯格预计,2020年澳大利亚的GDP将下跌3.75%。

目前看来,二季度会是最糟糕的。今年一季度,澳大利亚GDP已经收缩了0.3%,澳大利亚财政部分布《经济和财政更新》显示,二季度实际GDP或将急剧下降7%。这意味着,澳大利亚将陷入近30年以来的首次经济衰退。

至于后续,在今年三、四季度,澳大利亚的GDP将分别环比增长1.3%,2021年将恢复增长3.1%,但这一反弹幅度仍不足以填上今年的衰退幅度,因此对于澳大利亚而言,经济复苏的进程无疑也会是漫长的。

虽然二季度实际的GDP数据还未公布。但澳大利亚统计局已经释放出了悲观的信号。受疫情及封锁措施影响,澳大利亚二季度零售销售经通胀调整后下跌3.4%,创下自2000年推出商品及服务税(GST)以来的最大降幅。这一超过预期的下跌表明,消费者支出将拖累二季度GDP增长。

与其他各国类似,为了缓解损失,澳大利亚政府也下了血本。根据弗赖登伯格的说法,政府已经为企业及其员工,家庭累计提供了约2890亿澳元的经济支持,相当于澳大利亚GDP的14.6%。通过经济救助计划,联邦政府估算已经挽救了约70万个工作岗位,减少失业率5个百分点。

当然,紧随经济救助而来的就是债务压力。弗赖登伯格坦言,预计在2020至2021财年,澳大利亚联邦政府财政预算赤字为184.5亿澳元,创下自二战以来,澳大利亚联邦预算赤字最高纪录。

值得注意的是,在众多萎靡的数据中,澳大利亚对中国的出口创下历史新高。8月4日当天,澳大利亚政府公布的数据显示,6月出口增长3%,部分受益于铁矿石和黄金价格大幅上涨。其中,对中国出口达到146亿澳元,创历史新高,过去12个月对中国的出口总额达到1510亿澳元。

“在贸易方面,中国是澳大利亚主要的出口方,”商务部研究院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表示,其大宗商品的主要出口国是中国,中国对澳大利亚的贸易逆差差不多是1:2的比例。

白明分析称,澳大利亚人口不多,但资源丰富,但国内的制造业等产业的需求有限,因此主要靠资源出口,比如铁矿石、煤炭、羊毛等对外贸易在经济占支柱地位。现在中国国内需求陆续恢复,对于澳大利亚是一个利好,给了他们很多机会。

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博士杨丹志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在铁矿石等矿物采购方面,中国是澳大利亚主要的合作伙伴之一,澳大利亚在经贸方面和中国联系是比较紧密的。

但杨丹志也提到,澳大利亚现在对华政策方面与美国的立场比较一致,附和美国的观点。而对美国的政策追随越来越紧,肯定会对澳大利亚的经济带来一定损失,但现在澳大利亚还没意识到这一点,“澳大利亚需要考虑平衡经济和外交政策”。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汤艺甜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