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察|农银汇理产品结构失衡严重“偏科” “王牌货基”7个月缩水250亿元

  公募基金发行市场在7月再创新高。数据显示,7月份新基金发行规模达到5389.4亿元。截至7月31日,今年以来已经成立了819只新基金,合计募集规模16037.76亿元,平均募集规模19.58亿元。这一发行规模已超过2019年全年的1.44万亿,仅次于2015年的1.65万亿,为新基金发行史上第二高峰。

  农银汇理产品结构失衡

  然而就在基金发行如此火热的背景之下,农银汇理旗下的基金规模却出现了大幅缩水。根据同花顺(300033,股吧)iFind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农银汇理基金规模2224亿元,相比2019年四季度末2302亿元的规模已缩水接近80亿元。

  根据天相投顾统计数据显示,截至6月底,141家公募基金管理人旗下6400多只基金总规模约17.02万亿元,比去年底的14.81万亿元增加了2.21万亿元,增长15%,由此可见,农银汇理的规模变动明显与行业大趋势相背离。

  从产品结构方面,农银汇理基金严重“偏科”,债券型基金和货币市场型基金“挑大梁”。截至2020年6月30日农银汇理基金旗下拥有61只公募产品,其中股票型4只、混合型31只、债券型20只、FOF基金2只以及货基4只。值得注意的是,截至今年2季度末,债券型基金、货币市场型规模分别高达1287亿元、694亿元,两者合计占公司所有产品规模的89%,股票型基金、混合型基金仅有52亿元、184亿元,单只股票型基金规模仅有13亿元、单只混合型基金规模不足6亿元。

  “王牌货基”缩水250亿

  产品结构决定公司管理费用主要来源于债基和货基。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2019年农银汇理管理费收入为8.46亿元,同比减少0.88亿元,降幅为9.52%。其中,“王牌货基”农银汇理红利日结货币基金和农银金穗纯债3个月债基分别贡献2.92亿元、和2.31亿元的管理费用,两者合计占去年全年管理费用61.82%,而公司旗下管理费用收入最多的一只基金农银行业成长混合去年管理费仅有2876万元,占去年管理费用3.40%。

  换句话说,农银汇理红利日结货币基金和农银金穗纯债3个月债基的规模将直接影响公司管理费用收入。2019年末,两只基金规模分别为797亿元和751亿元,截至今年7月31日农银汇理红利日结货币基金规模大幅缩水250亿元,锐减至547亿元,农银金穗纯债3个月债基的规模仅仅增长8亿元,至759亿元。

  一直以来,市场整体利率中枢下行,货币基金的7日年化收益率随之下降。从年初至今,货币基金的平均7日年化收益率已下降近1个百分点,随着货币基金收益下降,越来越多的投资者转而投向股基和混基。尽管卖出货币基金买入权益类基金是今年上半年基金结构变化的大趋势,但是对比去年年末数据和今年二季报数据不难发现,农银汇理所有货基合计缩水252亿元,而混基和股基仅增长59亿元和2亿元。

  此外,根据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农银汇理旗下农银可转债、农银信用添利债券以及农银汇理区间策略灵活配置混合等三只“迷你基金”规模都已经低于5000万。长期以债基“打天下”的农银汇理现在地位也稍显不稳,三只“迷你基金”竟有两只是债基。根据相关规定,公募基金产品出现基金资产净值低于5000万或出现基金份额持有人数量不满200人情形则已触发基金清盘条件。

(责任编辑:赵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