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kTok之声暂停 但字节仍将跳动

每经评论员 杜恒峰

过去这一周,从美国到中国,从欧洲到印度,从资本市场到网络空间,TikTok(抖音国际版)都是最重要的话题之一。在经历了特朗普“彻底封杀”的威胁之后,如今TikTok美国业务的命运已趋于明朗:要么9月15日之前将所有股权出售给美国公司,要么关闭美国业务。

以行政权力强行变更一家企业的所有权,美国方面似乎获得了巨大的利益:美国财政部有望从交易中获得可观的收费,潜在接盘方微软一夜之间市值暴增872亿美元,TikTok美国用户的愤怒得到了安抚,相关从业者的疑虑也得以消除。但实际上,这样的交易,只会让一向标榜自由市场经济的美国的全球声誉严重受损――当政治动机作用于市场,效率让位于党派利益,国际资本只能收紧钱包,全球化再遭逆流。

对字节跳动来说,失去美国市场是一项巨大的损失,也是其出海进程中的重大挫折。但相比印度市场,美国市场的遭遇却非最坏的结果,起码从财务的角度看,字节跳动仍有望获得回报;此外,除了印度和美国市场,TikTok在全球其他市场仍保有希望,比如英法德澳等西方主要国家均表示,不准备禁止TikTok在当地的运营,而TikTok将总部迁移至伦敦的动议也获得了英国政府的支持,TikTok的全球拓展仍有巨大空间。

从中兴到华为,再到如今的TikTok,被美国政府围堵的中国企业名单越来越长,比如AI领军企业商汤、旷视、讯飞,视频监控龙头海康威视(002415,股吧),芯片企业福建晋华等。而在TikTok之前,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也以“国家安全风险”这样的理由向昆仑万维(300418,股吧)施压,随后昆仑万维出售了美国社交平台Grindr;同样是迫于CFIUS的压力,石基信息(002153,股吧)放弃了收购酒店信息管理系统服务商StayNTouch,并公告出售所持股份。

以华为代表的硬科技,再到以TikTok为代表的文化“软实力”,中国企业已经具备了成为全球顶级品牌的竞争力。随着中国企业逐渐朝全球产业价值链“微笑曲线”两端移动,美国相关产业的竞争优势相对减弱。为维系自身优势,美国政府对中国企业的打压不会停止,字节跳动很可能不是最后一个受到美国政府不公正对待的中国企业。

自2017年底美国将中国列为“战略竞争对手”以来,中国企业面对的国际市场环境就已经发生了重大变化,原本的一片坦途变得危机四伏。以TikTok为镜鉴,中国企业出海又当如何适应这种新变化?

笔者认为,达成信任关系将成为优先级事项――信任关系不仅体现为产品和服务本身的高质量,也体现在数据使用和安全、未成年人保护等方面。信任关系仅仅依靠“清者自清”无法达成,公众关系、政府关系应当与产品发展同步甚至先于产品本身。信任关系应当体现为利益共享,与本地资本结盟应当成为规避政策风险的“保险”,在股权设置上也应当有更长远的布局。在8月3日的公开信当中,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也表示,“字节跳动要做一个值得信任的全球公司,(这一点)始终没有变化,在一个巨变的时代,也更值得为之努力”。张一鸣的思考,应当获得其他中国出海企业的共鸣。

解决信任问题需要长时间的努力,且最终未必能取得预期的效果。企业出海,还应当储备更多的选项,比如针对不同情形制定不同预案;或者将业务第一站转移至第三方国家,通过第三方国家间接参与到目标市场等。总之,TikTok遭遇的逆风,不应当成为中国企业畏惧出海的理由。只有以更积极的态度应对困难,才能在形势改善之后占据先机,获得更强劲的成长动力。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